橄榄雕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橄榄雕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棱镜丨华尔街金融危机后最重磅人事任命高盛新掌门对美意味什么

发布时间:2020-03-26 17:03:54 阅读: 来源:橄榄雕刻厂家

划重点:

在所罗门成为新一代高盛掌门人的背后,是华尔街的权力权柄从交易员再度向银行家让渡。这场权力转换的大背景,不仅仅是金融危机之后部分传统投行业务在监管下束手束脚,也有数字时代科技对传统信息壁垒的冲击。练瑜伽、也会一个月一次在夜店兼职担任电音DJ的大卫·所罗门代表着华尔街新的价值取向——对外更看重客户感受、对内更关注员工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目前高盛亚洲持有高盛高华33%的股权,在中国宣布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之后,外界猜测高盛将谋求高盛高华的控股权。《棱镜》作者 康路 发自纽约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7月17日上午8时许,华尔街迎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最重磅的人事变动之一。

执掌高盛12年、现年63岁的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在季度董事经理会议(Quarterly Managing Director Meeting)上宣布,自己将于9月30日卸任CEO一职。自10月1日起,这家拥有近150年历史的国际大行将交由现任公司总裁、现年56岁的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掌舵。这一决定出于人们的意外,毕竟贝兰克梵曾开玩笑称,自己会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高盛并非没有先例。高盛史上CEO任期最长的西德尼·温伯格,就曾领导高盛35年,并于1969年在任上去世。

“今天,我并不想从高盛退休,但我又觉得,似乎到了合适的时间。”贝兰克梵在当天的内部信中表示,“我总是很难想象离开的场景。在时局艰难时,你无法离开;当时局变好后,你又不想离开。”从大宗商品交易员起步的贝兰克梵明白,华尔街的业态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在其2006年从保尔森手中接棒担任高盛CEO的第一年,高盛最赚钱的业务部门是自己亲手打造的固收部门(FICC),当年交易收入占高盛总收入的68%,对利润的贡献率达到73%。但金融危机后,利润“钱景”逐渐向投资银行部门倾斜。

“过去19年的从业经验证明,大卫擅于长线计划,他有耐心、沉稳也懂得自律。”在贝兰克梵的介绍中,大卫·所罗门从董事会议第一排站起,走到了主席台的中央。

(图:执掌高盛12年的贝兰克梵正式宣布将由大卫·所罗门任下一届CEO)

在所罗门成为新一代高盛掌门人的背后,是华尔街的权力权柄从交易员再度向银行家让渡。这场权力转换的大背景,不仅仅是金融危机之后部分传统投行业务在监管下束手束脚,也有数字时代科技对传统信息壁垒的冲击。

和贝兰克梵以及另一位曾经的CEO候选人哈维·施瓦茨的“高冷”形象相比,练瑜伽、也爱好一个月一次在夜店兼职担任电音DJ的大卫·所罗门代表着华尔街新的价值取向——对外更看重客户感受、对内更关注员工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外媒曾经报道,为了争取到瑜伽服装品牌Lululemon的IPO承销权,人高马大的所罗门曾穿着该品牌的运动夹克和长款运动裤登上谈判桌,和其他竞争对手的西装革履形成鲜明对比。他也曾为争取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的青睐以个人做夜店DJ的经历,拉近和管理层的关系。对内,所罗门不仅推动初级员工强制周末休息(周五晚上9点到周日上午9点不许进办公室),也呼吁增加投行高层中的女性高管比例,并倡导解决女性同工同薪等华尔街“老大难”问题。

无论是出于个人志趣、还是职业需要,所罗门的形象,都向外界传达着信号——高盛将以不同以往的增长策略,布局未来。

作为高盛的新兴市场布局之一,大卫·所罗门在CEO任命宣布前于今年6月到访中国,进一步夯实在中国的业务联系。那时,他已是CEO候选人之一。在华期间,所罗门曾对媒体表示,高盛来华开展业务已经超过20多年,会继续致力于在华持续增长。目前高盛亚洲持有高盛高华33%的股权,在中国宣布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之后,外界猜测高盛将谋求高盛高华的控股权。

在所罗门今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还宣布了一项新的人士安排——蔡卫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高盛,正式成为中国投行部门联席主管。考虑到蔡卫曾牵头参与包括复星、广汽等内地大型企业的融资交易,并有私募投资经验,此项任命也被解读为高盛进一步在华拓展投行业务的一步棋。

(图:大卫·所罗门在电音界的代号是D.J. D-Sol)

(图:所罗门发布的电子舞曲单曲Don't Stop曾登上Spotify热门榜)

高盛的“王储”之争

两年前,外界还尚未把所罗门列入贝兰克梵“接班人”候选人名单。当时,高盛内部“一人之下”的二把手人物是同样从交易部门一路擢升的科恩(Gary Cohn)。比贝兰克梵年轻六岁的科恩从2006年以来,一直担任高盛总裁,曾被媒体比作“查尔斯王子”——作为继任者,等待良久却一直无法登基。

(图:科恩曾出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

外界对贝兰克梵何时退休的猜测,曾在2015年达到高潮,当时贝兰克梵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后公布自己患上淋巴癌,需要接受数月化疗。但随着贝兰克梵在化疗后重返工作岗位,科恩最终选择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现已离职)。高盛新一轮继承人甄选,随之在更年轻一辈的候选人中展开。两位六零后——高盛的CFO哈维·施瓦茨(Harvey M. Schwartz)和投行部主管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成为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两人在2016年12月一同被升职为联席COO后,确认了市场的想象。一场王储争夺战也就此正式拉开。

上世纪80年代,哈维·施瓦茨从美国新泽西Rugters大学毕业,加入位于同州的交易公司J.B.Hanancer.CO。身高一米九三的交易员新手第一次站上交易大厅的日子是1987年10月19日。那天,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狂泻22.6%,被人称为“黑色星期一”。

200公里之外的纽约,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 则加入当时华尔街排名第五的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为评级不高的公司融资。德崇证券在80年代后期因为信用利差扩大以及被美国证监会巨额罚款,于1990年走向破产,但在热火朝天的80年代,这家公司因为开创了以高风险债券为收购者提供快捷便宜的融资手段,而成为华尔街的明星企业。

哈维·施瓦茨(Harvey M. Schwartz)和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几乎代表了传统投行最经典、也是高盛最擅长的两项业务——证券交易和公司金融。在高盛发展的历史中,最高领导层的归属权也在交易员和银行家之间更替——哪块业务发展利润更高,相关部门负责人就更能获得晋升,并执掌大权。高盛史上任职最长的CEO 西德尼·温伯格(Sidney Weinberg)曾是一名在政府机构、大公司中编织巨大人脉网络的银行家,在1969年离任后,将衣钵传给交易员出身的Gus Levy。贝兰克梵的前任汉克·保尔森不仅与大量公司和政府建立联系,还将业务拓展至私募投资和资产管理领域,成为一代知名银行家。在保尔森之前, 担任高盛CEO一职的是出身债券交易员的Jon Corzine。在贝兰克梵执掌的数年中,高盛的历史业绩曾表明,哈维代表那条更赚钱的路。

但2008年金融危机中雷曼破产后的一周,阻断了传统华尔街投行的赚钱美梦。

交易业务好景不再

十年前,高盛的自营交易领先于华尔街所有竞争对手,因为令人乍舌的高额利润, 被《滚石》杂志比喻为“一只巨大的吸血乌贼(vampire squid),无情地将触角缠绕在人类的脸上,吸食着任何闻着有钱味的东西。”

(图:金融危机之后,公众曾在“占领华尔街”时期以“吸血乌贼”代指高盛)

但2008年雷曼破产一周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一同在监管要求下由投资银行改制为银行控股公司。身份转换意味着高盛可以吸收存款,并与其他商业银行一样享受从美联储获得紧急输血的权利,但也面临着更高的监管要求,包括更高的资本金要求、严格的披露制度以及风险投资限制等。奥巴马政府在金融危机之后颁布的《多德·弗兰克改革法案》中的沃尔克规则,更严重抑制高利润的自营交易——这利于金融系统降低风险,也砍断“吸血乌贼”的手脚。

贝兰克梵曾公开抱怨,“如果我们经营同一家公司,但资本要求降低25%,我们的股权收益率将提高三分之一。”

但分析师并未给予高盛管理层太多同情,毕竟在同样的监管条件下,另一家“带着镣铐跳舞”的华尔街投行摩根士丹利早在2009年就通过收购美邦(Smith Barney)大胆转型,进军收费更稳定的财富管理业务,并取得成效。现如今,财富管理在摩根士丹利营收贡献率超过40%,却只占用四分之一的资本。

而高盛似乎始终认为,传统的投行和交易业务会在华尔街重现辉煌。在华尔街担任研究分析师数十年的盖伊·莫什科夫斯基曾评论称,如果说摩根士丹利的策略是“我们要果断行动”,那么高盛的策略就像是,“我们只要耐心等待,世界总会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监管环境似乎正在往高盛所期望的方向发展,特别是在特朗普大选之后,高盛股价一度暴涨,由于外界猜测,出身于高盛系的现任财政部部长姆努钦,将推动金融监管的放松,带来更为活跃的交易活动。但此后乐观情绪渐渐散去,今年以来,高盛股价跌幅已经接近10%,差于大盘表现。

疲软的业绩也一再打击投资人对高盛的信心,给予公司巨大转型压力。2018年1月公布的上一年四季度财报,几乎成为压垮信心的最后一颗稻草。

当时的财报显示,高盛债券交易部门季度收入仅有10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差财季表现。10亿美元,在2009年,曾是该部门十天的营收。在交易利润疲软的同时,撮合并购和承销证券的投行业务业绩,开始优于交易业务。长久以来过于依赖交易业务利润丰厚但表现时好时坏的对冲基金,却忽视了需求更可预期的企业客户和大型资管公司,磨尽投资人的耐心。

几乎在财报公布的同时,高盛公司内部王储之争的天平,发生了倾斜。

外媒称,今年2月21日,也就是高盛四季度财报公布后不到一个月,高盛董事会在纽约总部重新讨论继承人话题。贝莱克梵偏向所罗门。董事会表示同意。此后,贝兰克梵随即出国出差,并未通知两人。施瓦茨在获悉董事会的决定后,立刻决定辞职。贝兰克梵随后宣布提升所罗门担任公司“单一总裁”,并向高盛员工发出内部信通知,高盛的王储之争尘埃落定。

在所罗门被正式宣布为高盛下一任CEO的同一时间,高盛公布的最新财报再度验证转型的紧迫性——虽然财报显示第二季度交易收入同比上升32%,但对公司总收入的贡献率仍不到40%,远低于2007年的峰值贡献率70%。

从“吸血乌贼”到“泰迪熊”

两个多月后即将走马上任的所罗门,将需要在交易之外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外界预计,所罗门将延续2016年年底提出的“三年增加50亿美元收入”的计划——包括在达拉斯和西雅图等美国中型城市拓展投资银行业务、扩大高盛在线借贷业务Marcus,以及更多为大型企业客户服务,包括交易外汇和大宗商品等。

其中,高盛从2016年开始推出的新在线零售银行服务Marcus被认为是转型的标志动作——这家曾经只服务于高净值人群和对冲基金的精英派银行开始走向大众,要知道高盛长期以来秉承的口号曾是“那些应该知道我们的人,已经知道我们;那些还不知道我们的人,也不需要知道我们。”

今年6月,似乎为了逆转此前“吸血乌贼”的印象,Marcus的负责人Harit Talwar公开表示,高盛更合适的动物比喻应该是“可爱的泰迪熊”。Marcus向对高信用卡债务进行再融资的个人发无额外费用的贷款,最高额度为3万美元。截至二季度末,Marcus已经服务客户150万人,发放贷款40亿美元。

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让高盛不需要设立实体网点即可以更低的成本规模化地提供金融产品,也更有可能实现为个体量身定制产品的需求,包括贷款期限、每月还款额度等——虽然高盛似乎并没有服务于普通大众的经验,但对放款背后的算法、风控模型以及资本市场的整体把握,高盛并不陌生,并颇有优势。

今年5月,外媒报道,高盛还将考虑跨入另一此前从未触碰的新业务领域——与苹果公司联手推出信用卡。外界预计,如何合作达成,苹果不仅将给高盛带来数百万零售客户,高盛也可借此与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加深合作,进一步绑定,以图信用卡之外的公司金融服务的可能。

曾经神秘的华尔街精英投行正在放低身段,拥抱这个强监管、低波动、资金流向被动投资的新时代,并为此选择了内部认为最合适的领头人。在7月17日的任命公告中,贝兰克梵评价所罗门称,“大卫是领导高盛的合适人选。 他展示了建立和发展业务的成熟能力,确定用创新方法加强我们的文化,并将客户置于战略的中心。”

外媒报道,候任CEO所罗门已经开始着手“新高盛”的调整,不仅可能减弱高盛传统的管理委员会的权力,偏向给予创造利润的业务条线高管更大话语权,还考虑效仿摩根大通等美国大型机构组织“投资人日”活动,给股东和公司高管更多交流的机会。

试图显露出“可亲”一面的高盛自然不会真的变成“泰迪熊”。和过去150年的掌舵者们一样,所罗门正在考察变幻莫测的市场和业务环境,并寻找合适的切入机会,重返巅峰:任何滞后于时代发展的公司都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而任何过于激进的创新也可能带来难以驾驭的风险。曾经在德崇证券和贝尔斯登这两家昔日的明星企业里任职的所罗门对此,将更有切身的体会。

无论如何,银行家所罗门的时代,正在开启。

附大卫·所罗门的简历:

2018年,被任命为高盛CEO将于10月1日上任,并在2019年起兼任高盛董事长

2016年,担任高盛总裁兼联席首席运营官

2006至 2016年,担任高盛投资银行部联席主管

1999年,以合伙人加入高盛

1986年,先后任职于Irving信托公司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本文系旗下《棱镜》栏目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早发育影响孩子身高专家表示这六类孩子易早熟

银屑病患者要注意科学止痒

混合性哮喘有哪些症状混合型哮喘与哪些脏器有关

人体什么样皮肤状况是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