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雕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橄榄雕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嘀嘀南下快的北伐打车软件烧钱战争悄然打响

发布时间:2020-06-28 11:45:11 阅读: 来源:橄榄雕刻厂家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随着近两年打车软件的兴起,打车一族的手机里都装载着各不相同的打车软件,从去年7、8月份开始经过几个月的市场整合,原先40多款打车软件的百花齐放演变成现在的嘀嘀、快的的双雄争霸。

打车软件市场的争夺,也成为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企业争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在本周一嘀嘀打车宣布追加2亿投入奖励使用微信支付的乘客和司机之后,昨天,快的打车也宣布和支付宝联手再投5亿元奖励金,使用支付宝钱包打车的乘客每单可获10元奖励,司机每单奖励15元。

2014年的打车软件市场,一场嘀嘀PK快的的烧钱战争已经打响,不过,这“砸钱拉人”是不是亏本赚吆喝?“烧钱大战”究竟又能坚持多久呢?

据说嘀嘀打车的创始人程维有一次结束饭局,从大酒店里出来,等出租车的地方已经排了好多人。这时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司机探出头叫了声,哪位乘客叫的车?程维招招手。队伍里投来不少怨念而羡慕的眼神。这时,距离嘀嘀打车上线不满一个月。

目前嘀嘀打车最大的市场在北京。全市6.7万辆出租车、10万名司机中,有5万人安装嘀嘀打车,日均订单量4万单。而嘀嘀最大的对手,是主打南方市场、已经覆盖全国40个城市、且市场份额全国第一的快的打车。从昨天开始,快的携手支付宝,大手笔再追加5个亿,奖励司机和乘客。

支付宝公关经理张道生:司机是每单15,用户是每单10块。从我们内部角度我们觉得怎么让更多人来认识它,来接受叫车+支付这种顺畅的生活方式(比较重要)。

叫车+支付,简单说,就是在智能手机上下载一个手机APP,在线呼叫和发单,软件基于地理位置进行推送,附近的司机抢单,用户及时享受服务,并用手机直接支付。从手臂招车,到指尖叫车,打车APP正在全国迅速推广。一来,解决打车难问题,二来,降低出租车空驶率。而用谁家的软件,一看用户体验,二来看的是奖励金额。快的公关总监叶耘告诉记者,快的追加投资,为的正是占领北京等北方更大市场:

叶耘:在11月底的时候我们开始给北京的司机安装支付宝,开始推在线打车这个事情,当时装了1个月,所以北京当时安装量就已经差不多4万辆了。

挑战嘀嘀在北京的权威,快的拿出的诚意是物质奖励。北京出租车毕师傅就是那一批安装快的的。和大多师傅一样,他车里现在既有用了一年的嘀嘀,也有刚刚装的快的:

毕师傅:他给现金的呀!(那谁不愿意去装啊)就是啊,就算你不用,你拿着手机和身份证去,他就会给你装。他不管你用不用,当时就给钱啊。排着队的装,它一进北京的时候是不给钱的,当时装的人少。大伙都装嘀嘀嘛,后来给钱了,大伙就排着队去装了。

装快的,给100,于是毕师傅排了两个小时的队,装上了。奖励是源源不断的,不但每单活有奖励,推荐乘客安装也有,还有时不时的话费奖励,算下来,一个月能多挣千元上下。而此前,嘀嘀打车也正是靠不错的用户体验,和源源不断的如此“砸钱”,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拿下北京。

电商专家龚文祥曾在微博写道,“嘀嘀打车市场负责人告诉我,嘀嘀排在微信支付第三个位置,这个位置为嘀嘀每天贡献30万的活跃用户。每个用户送10元现金,腾讯每天支付300万出去。腾讯为这次促销准备了3亿现金,当成对嘀嘀的投资款。”如今,“南下”的嘀嘀和“北伐”的快的正式进入正面对抗的双寡头时代。易观国际移动互联网应用及终端分析师王健分析:

王健:其实从整体上看,这个行业其实还是处于发展的初期。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快速地增长用户,另一个就是砸钱嘛,投入比较多。这个行业发展两年多了,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靠烧钱,预计未来维持这种情况还要两年吧。

打车软件行业虽然烧钱,但显然,资本就纷纷主动介入,资金源源不断地砸来。烧钱本身,是否会产生新的问题?下一步,打车软件又是否想过如何扭亏为盈、实现盈利呢?阿里和腾讯,又为何不惜血本,其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显然,嘀嘀和快的,都不怕烧钱,这得益于两者背后的“不差钱”的金主。前者有腾讯的微信支付撑腰,后者倚赖的,是阿里的支付宝。不过看似多方受益、有人乐当“冤大头”的和谐局面,其实也会存在问题。针对软件的技术漏洞,目前市场卖的“抢单软件”,可以提前两秒听到优质订单;也有乘客结账时干脆用两家软件分开结,各得10块奖励。而近日嘀嘀出现的支付故障,也被一些人认为是恶意竞争的结果。

烧钱的下一步,自然是实现盈利。可是如何赚到钱呢?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自己,似乎也没想明白:

程维: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它不是一个短期有盈利的事情。我们做好3到5年纯投入去改变这个市场。所以很多人问我的赢利模式是什么,我真的没想清楚。

打车软件行业里有句狠话,没有第二名,唯剩下的那一个,是胜者。那么假设靠用户体验和烧钱奖励最终剩下的那一个,未来将如何实现盈利从而长久发展呢?易观国际移动互联网应用及终端分析师王健认为有三个方法:

王健:一个就是向乘客端收费,比如我乘客买一个卡,那我在打车的时候是有优先权的。同样的方式也适用于司机端。另一个发展就是类似于手机地图嘛,融合生活服务做一些推广。另外一个就是大数据,记录用户的行为,做好的话能形成数据产品。

看来,在实现盈利之前,阿里和腾讯的这场“看谁耗得起”大战,是必须要硬着头皮打下去了。很多人雾里看花,或许只有当事双方心里清楚,打车软件不过是个渠道和工具,双方在打的其实是另一场战争:移动支付。支付宝公关经理张道生:

记者:对于阿里来说,对于支付宝来说,为什么选择打车软件来拓展移动支付的市场?

张道生:你说的非常对。打车的支付方式属于零钱支付。它不是特别大额的。那种可能还是习惯于去刷银行卡。但是零钱这一块,因为你每天找来找去是非常麻烦的,是可以用移动支付来替代它的。所以我们要拼命在出租车这个领域来推。出租车是一个高频的应用,你用的多,当然更便于你去培养整个用户的使用习惯。

腾讯也一定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才如此不惜代价、不惜金钱,一定要做大市场。从兜里掏钱付账,这种老百姓最基本的消费方式,固然难以改变。但一旦被动摇,将产生一片全新的庞大商业蓝海。这正是互联网企业的下一个高地。

支付宝副总裁樊治铭:很多人讲你们让谁谁睡不着觉了,其实真的没有,其实我们只有一个对手,就是现金,你真正身上的钱包。我们希望在两三年之内出门你不用带任何的东西,只要带一个手机就可以了。(记者丁飞)

Google Chrome下载

Google Chrome下载

谷歌浏览器最新版